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eifandetiankong 的博客

北方的天空

 
 
 

日志

 
 

【转载】【豪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2012-11-18 17:2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 宇闻 - 宇闻的博客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是二千多年之前,西汉名将陈汤的那句扬眉吐气、流传千古的豪言壮语。意思是“敢于进犯我强大汉朝的人,即使地处再偏远,也一定要诛灭他们!” 

陈汤,字子公,山阳瑕丘(今山东兖州北)人,西汉大将。汉元帝时,他任西域副校尉,曾和西域都护甘延寿一起出奇兵攻杀与西汉王朝相对抗的匈奴郅支单于,为安定边疆做出了很大贡献。

他在剿灭匈奴郅支单于后,给皇帝写了一个奏疏,说:“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唐、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籓,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通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陈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县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第四十》) 

 

“槁街”是西汉都城长安少数民族人员聚居的地方,把敢于与大汉为敌的郅支单于及名王的头颅悬挂于“槁街”示众,当然会起到巨大的震慑作用。

对于悬挂不悬挂郅支单于的头颅,朝廷内还进行一番争论,丞相匡衡等按照《月令》规定,说春季是“‘掩骼埋胔’之时,宜勿县。”车骑将军许嘉、右将军王商以为:“《春秋》‘夹谷之会’,优施笑君,孔子诛之,方盛夏,首足异门而出。宜县(悬)十日乃埋之。”皇帝认为将军们的依据充分,于是下诏曰:“将军议是”。于是就把郅支单于等人的头颅在槁街悬挂起来示众,以儆效尤。

这个历史事件和“悬首槁街”的典故,在后世历史上经常被引用,作为对那些侵犯中国的罪魁祸首的一种惩罚标识。这个典故当然很让咱炎黄子孙们扬眉吐气!但从历史上和现实中,侵犯我国领土主权的罪魁祸首为数不少,但出现的“陈汤”倒是不多。有时候也是内忧外患,龙争虎头民遭殃,朝廷心有余而力不足,有时候也是缺乏像陈汤这样大无畏的英雄人物,所以郅支单于之类群丑们,就狗仗人势,趁火打劫,甚至是群弱欺强,分裂我们的国家,蚕食我们领土,侵犯我主权,百姓们也感到愤愤不平。即使是现在,我们也应高喊几声:“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如果有回应,大概也是“非为不诛,时机待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统统报销!

也许还是曹刿的乡人们说得对:“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 宇闻 - 宇闻的博客
【陈汤画像】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 宇闻 - 宇闻的博客
【大汉骑兵讨伐匈奴】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 宇闻 - 宇闻的博客

 

 

【附】:陈汤诛灭郅支单于的故事梗概。

汉宣帝时期,匈奴发生内乱,五个单于争夺王位,其中郅支单于以武力兼并呼偈、坚昆、丁令三国,日益强盛,呼韩邪单于已归附汉朝。郅支单于因怨恨汉帮助呼韩邪而不助己,先是囚禁汉朝的使者江乃始,后又杀死使者谷吉。郅支单于自知有负于汉朝,害怕汉朝 出兵报复,就向西跑到康居(今新疆北境至哈萨克斯坦一带)。康居王尊敬郅支,将女儿给他做妻子。郅支便借兵多次袭击与汉朝有好的邻国乌孙(新疆伊犁一带),又派出使者到阖苏、大宛等国,胁迫他们年年给他进贡。汉朝也曾三次派出使者到康居,索要使者谷吉等人的尸体,郅支非但不给,而且侮辱汉使,以嘲讽的口吻说:“居困厄,愿归计强汉,遣子入侍(实为人质)。”汉使听出他的言外之意,还有取代皇帝的野心,真是狂妄至极。

陈汤与甘延寿了解了郅支单于的这些情况后,于建昭三年(36)出使西域。这次出使西域,只带着一支护卫军队,而不是征讨大军。当他们走出国境时,陈汤便对甘延寿说:“郅支单于剽悍残暴,称雄于西域,如果他再发展下去,必定是西域的祸患。现在他居地遥远,没有可以固守的城池,也没有善于使用强弩的将士,如果我们召集起屯田戍边的兵卒,再调用乌孙等国的兵员,直接去攻击郅支,他守是守不住的,逃跑也没有可藏之处,这正是我们建功立业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啊!”甘延寿认为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便说要奏请朝廷同意后行动。陈汤说:“这是一项大胆的计划,那些朝廷公卿都是些凡庸之辈,一经他们讨论,必然认为不可行。”甘延寿考虑还是应该履行奏请的手续,这时他得病了。陈汤等了一天又一天,焦急之中便果断地采取了假传圣旨的措施,调集汉朝屯田之兵及车师国的兵员。甘延寿在病榻上听到这一消息时大吃一惊,想立即制止陈汤这种犯法的举动,陈汤愤怒地手握剑柄,以威胁的口气呵叱甘延寿说:“大军已经汇集而来,你小子还想阻挡大军吗?不抓住战机出击,还算什么将领?”甘延寿只好依从他,带领起各路、各族军兵四万多人,规定了统一的号令,编组了分支队伍序列,大张旗鼓向北进发。

甘延寿与陈汤将大军分为六校,三校走南道,过葱岭(喀喇昆仑山脉西部)经大宛;另三校都护自将,发温宿国(新疆阿克苏境内),走北道,入赤谷,过乌孙与康居境,陈汤沿路捕获康居副王的亲属及一些贵族,经过解释,他们愿做向导,并将郅支的情况作了详细介绍。而后大军便直抵郅支城都赖水边,在距城三里远的地方安营布阵。在地广人稀的西域,调集不同部族、不同国家、不同语言习俗的数万兵力,翻越崇山峻岭、跋涉沙漠戈壁,千里奔袭,不要说在二千年前的汉代,就是在立体交通发达,通讯设施简便的今天也是一项艰难复杂的战略工程。

陈汤、甘延寿率兵到达郅支单于的都城,只见城头上彩旗飘展,数百名披甲兵士登高守备,有的向汉军招手挑逗,甘延寿与陈汤观察之后便令军士四面包围其城,以箭杀伤守城兵士,于是展开了一场对射。郅支单于得到汉军进攻的消息时,先打算逃跑,因为他怀疑康居人对他怀恨在心,有做汉军内应的人。可是又听说乌孙等国也发兵参战,他便有走投无路之感。带了一些人走出去又返回来,说:“不如坚守。汉兵远来,不能久攻。”

当汉兵猛烈攻城时,郅支单于身穿甲衣带领他的妻妾数十人一齐登上城楼,他的妻妾也都拉弓射箭。攻城的飞箭射死他几个妻妾,又射中了他的鼻子。郅支便发怒了,下楼骑马跑回了他的宫室。第二天,陈汤命令将士四面齐用火攻,又击鼓助威,汉军冒着烟火突破外围的木栅,并且趁机冲进土城。郅支单于身边只有男女数百人及一些吏士,毫无抵御能力。汉兵勇猛击杀,将郅支刺死。军候杜勋割下郅支单于的首级,又从狱中解救出两名汉朝的使者,从宫中搜出已故使者谷吉所带的文书信件。入城将士搜捕敌军,诛杀了郅支单于的妻妾、太子以及得封的王公等共一千五百一十八人,生擒官吏一百四十五人。另外俘虏敌兵一千余人,都交给了参与打击郅支的小国军队。于是延寿、汤上疏曰: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昔有唐、虞,今有强汉。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籓,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通于天。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陈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县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当甘延寿与陈汤带领将士凯旋而归时,朝中的司隶校尉(执法官员)也从长安出发了,他们于大路之上拦住陈汤,对他进行检查。攻克郅支城后,缴获了大量财物,没有全部交公,知情者在西域时便向朝廷举报了此事,所以司隶校卫拦路搜查,准备拘捕陈汤。陈汤立即上书皇帝说:“我与将士们不远万里诛杀郅支单于,按理说,朝廷应派出使者来慰劳军队,并表示欢迎,如今却是司隶来检查审问,还要拘捕我,这不是为郅支报仇吗?”皇帝便下令撤回司隶,并令沿路县城摆设酒食夹道欢迎得胜之军过境。

回朝之后,论功行赏时,中书令石显、匡衡认为甘延寿和陈汤假传圣旨,犯有大罪,以功相抵,不予诛杀就可以了,如果再予封爵赏赐,那么今后的出国使者争先效仿,必然无事生非,为国招难。汉元帝听了觉得也有道理,但他内心还是想嘉奖有功之将,于是此事便议而不决,拖延下去。宗正刘向认为,对待甘延寿和陈汤仅以功过相抵是不公平的。他又上书皇帝,专门评析了扫除郅支的艰难以及意义,他认为甘、陈“总百蛮之君,揽城郭之兵,出百死,入绝域,遂蹈康居,屠五重城,搴歙侯之旗,斩郅支之首,县(悬)旌万里之外,扬威昆山之西,扫谷吉之耻,立昭明之功,万夷慑伏,莫不惧震。呼韩邪单于见郅支已诛,且喜且惧,乡风驰义,稽首来宾,愿守北籓,累世称臣。立千载之功,建万世之安,群臣大勋莫大焉”(《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他引经据典加以论证,又与前朝和当代的功臣名将进行类比,阐明自己的观点。

于是元帝下诏赦免了甘延寿、陈汤的假传圣旨之罪,然后又让大臣讨论封赏事宜。石显、匡衡仍然坚持他们的主张。但元帝最终于封甘延寿为义成侯,赐陈汤爵位为关内侯,各赏食邑三百户、黄金百斤,并拜陈汤为射声校尉,延寿为长水校尉。

陈汤后来又几经沉浮,最后被废为庶人,徙居敦煌。敦煌太守上书朝廷说:“陈汤曾经诛杀郅支单于,威风远及外国,现在降为庶人,不宜住在边塞地方。”于是又把他迁到安定(今甘肃固原县)。议郎耿育看到陈汤处境可怜,便又上书于皇帝,再次论述了他的功绩,说明当今国家“枭俊擒敌之臣,独有一陈汤耳”恳请皇帝予以关怀、照顾。皇帝下诏让陈汤迁回长安居住,不久去世。几年后,王莽执政,为表示对陈汤的尊崇,追谥陈汤为破胡壮侯,封其子陈冯为破胡侯,陈勋为讨狄侯。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